首页93官网首页

2020-07-07

  首页93官网首页【主管QQ:6008777】欢迎咨询,待遇一步到位!

  3322元周末“随心飞”,东航带头推出的这一套餐在6月下旬赚足了公众的眼球。不过,近日在部分消费者尝鲜体验之后发现,限制条件多、有余票却无法订票、黄金时段的票几乎无法预定成功等问题也显现出来。

  “随心飞”成了“闹心飞”?在这背后,是“后疫情时代”的报复性消费开启,当大家开始期待诗和远方,航司也想出多种花样呼唤现金流。

  据了解,除了东航,华夏航空、海南航空等也纷纷跟进。这一波看起来美好的操作被乘客们热捧,7月6日,海南航空发售第一波随心飞套餐后,由于APP访问量激增,部分旅客甚至无法访问。截至当日12:27,该产品第一批已经售罄,而第二波还在路上。

  他算了一笔账:“2020年还剩半年,周末至少还有52天,理论上可以实现26次往返航班。最近从上海出发去北京的机票400元左右,只要飞个十次左右就回本了,而单程机票出行成本只需要63.88元和50元的燃油费。这种套餐特别适合我这种在家办公人群和自由职业者,还有喜欢有一场‘说走就走’旅行的年轻人以及退休的老年人。”

  在购买成功之后,黄先生决定在周末“试水”,结果却将周末的“一半时间”花在赶飞机上:“我想从杭州飞回家探亲,但是没有直飞必须中转,我想从上海飞,又发现黄金时段的机票基本无票。”

  黄先生在返程的时候选择从上海坐高铁回到杭州。“就算这样,当时飞机一直在延误,我都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赶上最后一班高铁回杭州。最后虽然赶上了,但我几乎周末的一半时间都花在机场里。”

  在一番折腾之后,黄先生算了一笔账:“唯一可能有机会赚回本的方式,就是回去呆一周,比如今天回去,下周六回来,但这种对于普通工作者就很坑。看来,真的是‘买的没有卖的精’。”

  在北京工作的周女士表示,她于6月30日预定了7月12日在北京和兰州的往返机票。但下单第二天她就收到通知,回程航班已被更改,而且是改完以后才告知她。之后,她的往返航班又各被更改一次,连短信通知都没有收到,直到她登录航旅纵横才发现自己又被改签了。周女士在得知消息后,给东航客服拨打电话,但对方未对强制改签做出任何解释。

  周女士表示很“闹心”,并决定放弃这次出行。东航给出的解决办法是退还机票钱,也就是燃油机建费用,但不同意退款3322元的随心飞套餐,理由是已经兑换过一次。

  对此,东航方面表示,航班取消和延误导致无法在产品规定期限内退票而造成No-show的情况,不会计入“No-show”范围。

  所谓的“No-show”,即订票却放弃乘机。根据《使用规则》,东航要求乘客不能超过三次No-show,超过即作废,与此同时,东航对订退票时间也做出了严格的要求,称兑换需在航班起飞日期5天(含)前,如无法成行须至少提前4天(含)退票,如果发生3次订座兑换后未乘坐且未在规定时间内办理退票取消,就视作No-show。

  实际上,除了“No-show”方面的限制,航司在“随心飞”方面还有诸多限制。

  以东航为例,同一张“周末随心飞”仅可存在3张没有使用的客票。同日期同始发地仅可存在1张没有使用的客票。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要求对中转航线并不友好。比如上海-西安(中转)-北京,这种中转也是2段,这就意味着返程只能北京-上海,如果想北京-西安(中转)-上海,就超出了1程,必须自费买一段,或者留一段晚点再订。

  在年龄限制方面,12岁以下儿童不适用“随心飞”。购买后7天内绑定乘机人,且一经绑定就不得变更。当航班发生延误取消时,享受普通旅客服务,但须接受航班保护安排,不得另行指定日期航班,且无现金赔偿。

  黄先生对记者表示,他还遭遇了东航APP上显示航班余票不足、无法兑换,但是在携程、飞猪等OTA平台上却显示仍有余票存在的情况。

  海南航空的随心飞也有相关限制。例如,在国庆假期,该随心飞产品无法使用(9月30日-10月8日);产品需提前5天(含起飞当日)订座,如行程变化需提前2天提交退票,未按规定提交退票则计入No-show限额;产品购买成功后,旅客可按照产品规定预定机票,但限定在“我的订单”中每位乘机旅客仅允许有3个未使用航段,同日期同目的地仅可存在1个航段未使用;旅客出票时需另行支付民航发展基金及燃油附加费。

  不过,与东航不同的是,海南航空的随心飞套餐并没有指定周六日,但必须是海南航空在海南省内(比如三亚和海口)机场出发或者到达航班才可以;此外,用户可获赠2880元中免集团海南免税店优惠券。

  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对记者表示,随心飞产品的设计,有两个关键点。一是预判未来市场方面座位过剩,这样这个产品对航司来说才划算。如果要挤占买票旅客的座位,对航司来说得不偿失;二是要避免高端旅客降级,原来一年飞三四十次,现在交了10次的钱就能够无限飞,那么对航空公司来说就亏了。

  林智杰认为,随心飞产品主要面对的是异地恋、探亲旅客等,这些人原本是低收益旅客,要利用这个产品刺激其需求。同时,要把商务客排除在外面,以免造成收益的损失。随心飞产品规定只能周末用,要提前5天以上订票,不能临时变更,原因就是要防止高端旅客消费降级。

  民航业内专家綦琦表示,消费者购买飞机年票和季票的基础还是自己的需求,要么有频繁商务出行的需要,要么有闲暇时间游玩,而且自己所在城市有较多促销航司的航班。切勿因小失大,没有薅到航司羊毛,反而被 “割韭菜”。

  对于航司相继通过“随心飞”的方式揽客,綦琦认为,这样可以较早锁定现金流,在某种程度上刺激消费者选择航司产品。因为防疫常态化的商旅出行不确定使得航司营销和上座率均面临空前压力,既然飞机上座率不高,与其在航班起飞前尾舱低价或者浪费,还不如早些拿出来做营销,拿到现金流和锁定消费者。飞机年票或者季票都是防疫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对航司而言,既有现金流又有营销效果。

  新冠肺炎疫情对A股机场航运上市公司造成严重冲击。2020年第一季度,A股上市航司共亏损211亿元,三大航占比总亏损金额的66%。

  当疫情重创航空运输业,航司的现金流成为重中之重。航司一边应对机票免费退改签政策,一边还要支付员工工资、飞机租赁等费用支出。今年一季度,各航司的现金流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在面临经营压力的情况下,航司也开始“直播带货”。例如,5月19日,春秋集团董事长王正华亲自“直播带货”,产品包括原价1400万元的飞机全机身喷涂广告,直播价为666万元。

  深圳航空、天津航空等也纷纷加入直播大军,花样促销自家产品。海南航空更是开始“兼职卖荔枝”。

  在“开源”的路上,多家航司谋求发债缓解资金压力。东航在财报中提到,由于公司为维持现金流稳定,加快融资步伐,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增长446.46%。目前,三大航均已经公布发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