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_1彩3-首页

2020-05-30

  首页_1彩3-首页【主管QQ:6008777】欢迎咨询,待遇一步到位!

  原因是在她这一次针对跨境电商尤其是跨境代购奶粉的相关事宜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其中重点的内容是:“对跨境电商的增值税,与国内销售和一般贸易进口采取一样的税率征收,或将婴幼儿配方奶粉从跨境电商商品清单中剔除,维持公平竞争环境”。

  由于不久之前,湖南的大头娃娃事件又一次成为了舆论的中心,因此内蒙古伊利集团质检控制中心主任李翠枝对于跨境电商奶粉代购的提议,迅速引发很多网友的热议。

  然而,这个建议背后,其实是一个脱离监管、庞大地建立在跨境海淘基础上的婴儿配方奶粉市场。因为是脱离监管的灰色地带,跨境海淘的婴儿配方奶粉问题非常明显。

  所谓跨境海淘婴幼儿配方奶粉,是指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进入的奶粉和海淘私人代购带回的奶粉。

  海淘私人代购本身就风险极大,这个渠道在跨境购奶粉市场逐渐兴起后变得边缘化很多。目前整个海外非注册婴幼儿奶粉入境,主流依靠的还是跨境购各个平台。

  而受益于现在跨境电商的发展,“独在家中坐,买遍全世界”已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情况下,父母给宝宝选奶粉,开始不仅仅选择品牌,还挑选奶粉销售的地域。

  虽然国产奶粉品牌已逐渐跻身于top榜前列,在很多家长看来,还是更加信任海外品牌的婴儿奶粉。

  于是,有需求就有市场,作为原汁原味来自海外市场的跨境购的婴幼儿奶粉大行其道。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报告显示,预计至2020年,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规模将继续扩张至近3000亿元。

  CBNData刚发布的《报告》显示,消费者在跨境平台购买母婴用品逐渐成为常态,近两年在跨境电商购买母婴用品的消费者越来越多,其中随着90后、95后步入宝爸宝妈行列,甚至成为母婴消费的主力军,他们追求生活品质,更关注进口产品,逐渐成为跨境电商母婴消费的主要人群,且保持高速增长。

  有数据显示,2019年跨境购婴配粉大约有200亿元,至少占到了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进口市场五分之一的份额。随着跨境购规模的进一步加大及企业的陆续入局,未来市场有望进一步扩大。

  而疫情之后,由于国家政策的调整以及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作为实体进出口有力替代的跨境购业务将会得到一个迅猛的发展。

  最近几个月,贝拉米有机奶粉、达能可瑞康羊奶粉、美赞臣高能A2、惠氏SMA、Biostime、宝乐贝儿、Oli6颖睿羊奶粉、纽菲特澳多灵等未通过国内配方注册的品牌正大量通过跨境购渠道进入中国市场。

  而另外一些已经通过注册的奶粉品牌也在布局跨境购,像惠氏启赋、达能、澳优佳贝艾特、悠蓝、a2、雅培菁挚、美赞臣蓝臻等在疫情之后也加大了在跨境购渠道的布局。

  种种迹象表明,目前已经成为跨境购业务中进口排行前列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在下半年会得到新一轮的增长。

  然而,更多的消费者其实并不清楚的是,国外的洋品牌奶粉并不一定都是好东西。

  梨视频曾在《全球探访:8国奶粉原料大调查》中揭露:在其他国家本国市场,海外品牌奶粉大都用鲜奶为原料;而在中国市场销售,则大都使用全脂乳粉、脱脂乳粉,即俗称的“大包粉”。

  这种工艺其实就是将大包粉,加入各种营养物质、微量元素,再充分搅拌后装罐,然后打着跨境购旗号进入国内销售。

  而这样生产出来的奶粉只要打上“100%进口奶源”的标签,也常常被当作高端奶粉,受到中国消费者热捧。

  由于使用鲜奶一次成型罐装奶粉需要的奶源质量较高,再加上相关的设备效率并不明显,与从奶源生产企业购买脱脂乳粉或全脂乳粉进行二次加工来说,成本当然要高很多,而且鲜奶罐装的产量明显满足不了中国这么大市场的需求。

  因此大规模的采用大包粉进行二次生产,是很多海淘洋品牌婴幼儿奶粉的不传之秘。

  2016年,央视某栏目曾委托专业机构,对19款海淘国外奶粉进行检测,结果发现8款不符合中国婴幼儿奶粉强制标准,不合格率42%。在维生素、矿物质、污染物等指标上,不合格率更是最高能到66%。

  由于2018年1月1号之后我国的婴幼儿奶粉生产实行注册审批制,这使得很多没有获得中国注册权的配方奶粉,根本达不到国家所规定的相关婴幼儿奶粉标准。

  一般来说,世界上现存有四大主要的婴儿奶粉标准。一个是美国FDA的婴儿奶粉标准,一个是欧盟的婴儿奶粉标准,一个是日本的婴儿奶粉标准,还有一个是我国树立的婴儿配方奶粉标准。

  这四大标准在低段也就是一岁内婴儿奶粉的主要成分要求上相差不大,一般来说,各个品牌生产的低段婴儿奶粉之间营养物含量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但我国的标准在婴幼儿奶粉非标的添加物上更加严格,尤其是在食品添加剂和污染物等有害物质的控制上,我国的标准有明确的要求,而欧盟和美国的标准对此并没有具体的指标。

  这也是为何海关在海外进口的婴幼儿奶粉中,经常检出各种菌落数或者有害成分超标的原因。

  当然对于这些已经确认进口,并且在国内注册的国外品牌来说,他们在生产的过程中会严格遵照国内这个标准执行,问题也不是太大。

  被海关检查不合格最多的,其实是那些从海外直接通过跨境电商进口的婴幼儿奶粉成品。

  毕竟这些奶粉的生产过程中,并没有遵循中国的标准实施,而是采用了美国或者欧盟的标准,而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有害物质或添加物就明显超标。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除我国分为婴儿奶粉和较大婴儿以及幼儿奶粉标准外,其余三个国际标准只有婴儿奶粉版本。

  究其原因,欧美的儿科专家普遍认同一岁以上的婴儿,已经可以直接饮用正常牛奶制品,所以并不赞同单独使用高段的配方奶粉。

  这就使得,除了根据中国标准生产并定制的所谓国外品牌的国行奶粉外,这些海淘来的三、四段婴幼儿奶粉,国外品牌之间的产品成分差距非常大。

  有研究机构检测后发现,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获取的各家洋品牌3段奶粉,类似蛋白质等核心指标的差别能超过50%。

  2017年3月,立陶宛查获1.8万盒仿冒爱他美德国版的假货,重量达11吨;2018年4月,西班牙查获8吨被指假冒国际品牌拟运向中国的婴幼儿配方奶粉。

  2018年3月,荷兰发布快速预警通报,某洋品牌奶粉受到阪崎肠杆菌污染后被销往中国、英国越南等地,若非国家质检总局成功阻截,后果不堪设想。

  2018年,广州海关破获一起价值1.68亿元的跨境电商走私婴幼儿配方奶粉大案。

  2019年1月26日,由于可能被沙门氏菌污染,法国兰特黎斯公司和Savencia公司于同一天召回其西班牙工厂生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

  2019年3月14日波兰通过RASFF发出警报,波兰生产出口的奶粉中发现沙门氏菌,风险级别为严重,该奶粉已被出口至德国。

  2019年4月24日,由于疑似被污染,阿联酋卫生部门宣布召回2批次西班牙生产进口的婴幼儿配方奶粉……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球被媒体曝出的婴幼儿奶粉污染或者质量安全事件超过40起。

  而由于跨境购对奶粉管理是采用等同于个人购买后带回的方式,也就是责任自负来管理的,并没有非常严格的监督和检查检疫。

  这意味着,很多新晋的宝爸宝妈,从跨境购的渠道买到手的所谓海外大牌婴幼儿奶粉,它里面装的到底是个啥,其实谁都不知道。

  中国配方奶粉市场自2018年1月1日起,只允许工厂经过国家认监委现场认证注册,且一家工厂只能申请经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核准配方注册的三个系列九个配方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合法销售,工厂认证注册与配方注册国内外乳企一视同仁。

  截至2020年4月7日,全球仅有439个系列1293个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通过了我国市场监管总局的注册批准,配方分别归属于166家生产工厂,其中境内工厂115家,共有配方980个;境外工厂51家,共有配方313个。

  根据海关的相关实施细则显示,国内婴儿配方奶粉标准的检测项目是50项,而美国标准的监测是30项,日本标准是27项,欧盟标准是36项。

  国产奶粉要求批批自检合格,国行奶粉也就是严格依照中国标准生产的海外品牌奶粉要求批批入境检验检疫。

  所谓批批入境检验检疫,就是每一个批次货物细到每一个纸箱内的奶粉都要抽样留检,一旦发生问题,该批次的奶粉都会被封存退回并追究相关责任。

  而且,以上两种奶粉在市场流通时,还需要接受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与各省市场监管局的月月抽检 ,一旦抽检不合格会被全国通报,产品下架召回,一年内两次不合格可能被直接吊销配方注册证书。

  但对于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进入的奶粉和海淘私人带回的奶粉,依然处于监管的盲区。

  由于为了方便跨境电商购物,海关出台相关的便利措施规定,对于跨境电商的海淘奶粉,视同于用户自行代购使用。

  这意味着,只检疫、不检验、不进行配方注册的跨境电商规则,给还没拿下中国配方注册的海外乳企打开了一扇方便之门。

  毕竟,跨境购奶粉不但规避了中国政府严格的配方注册审核,还规避了对生产工厂的加工现场审核,对产品的入境检验,对产品的月月抽检等。

  仅2019年,根据行业自媒体“奶粉圈”整理的一份资料显示,36家乳企118款跨境产品中,许多国际知名品牌奶粉即便在国内已经有不少通过注册制的产品,但仍然会通过跨境电商平台引入新品以扩充品牌矩阵。

  而这些并不接受国家严格检查检疫的奶粉在市场上流通,后果是什么样子的,其实许多人心中有数。

  据业内人士介绍,跨境电商的货物主要由电商企业统一国外采购、运输到国内保税区,然后根据消费者的网上订单进行商品打包,邮寄,并在邮寄前办理海关、检验检疫等通关手续。

  毕竟与传统进口食品的口岸检验检疫不同,大量跨境电商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从口岸直接发往邮局然后到达国内消费者手中。

  而实际上,一方面,这一过程中的质量监管有待完善,另一方面,电商虽然是主导,但更多是扮演中介的角色,本身并不为产品质量把控并负责。

  检验检疫程序的减少,进一步放大了跨境电商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监管漏洞,使食品质量安全无法得到有效保障,为假冒伪劣商品与质量安全不合格的婴幼儿配方奶粉经由跨境电商销售提供了可乘之机。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仅2019年全年,就有42款婴幼儿配方奶粉等乳制品因质量问题,登上了国家进口商品的“黑榜”。

  但这个数字统计是在产品的质量问题爆发之后出现的,还有多少逃离监管的海外品牌奶粉隐藏质量问题最终到达了消费者手中,依然不得而知。

  现在来看,通过跨境电商进口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实际已成为监管不到的灰色地带。如果放任这样的婴儿配方奶粉在市场上大面积的推广,是对那些合规海外奶粉品牌的不负责任。

  毕竟历经辛苦,费劲心机,还掏了关税,难道我们的家长,就换回来一堆专门针对中国销售的“网红”奶粉?